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  

2013-8-31 11:04| 查看: 90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萧红

摘要:   1911年,在一个小县城里边,我生在一个小地主的家里。那县城差不多就是在中国的最东最北部——黑龙江省,所以一年之中,倒有四个月飘着白雪。   父亲常常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。他对待仆人,对待自己的儿女, ...

  1911年,在一个小县城里边,我生在一个小地主的家里。那县城差不多就是在中国的最东最北部——黑龙江省,所以一年之中,倒有四个月飘着白雪。

  父亲常常为着贪婪而失掉了人性。他对待仆人,对待自己的儿女,以及对待我的祖父都是同样的吝啬而疏远,甚至于无情。

  有一次,为着房屋租金的事情,父亲把房客的全套的马车赶了过来。房客的家属们哭着,诉说着,向着我的祖父跪了下来,于是祖父把两匹棕色的马从车上解下来还了回去。

  为着这两匹马,父亲向祖父起着终夜的争吵。“两匹马,咱们是不算什么的,穷人,这两匹马就是命根。”祖父这样说着,而父亲还是争吵。

  九岁时,母亲死去。父亲也就更变了样,偶然打碎了一只杯子,他就要骂到使人发抖的程度。后来就连父亲的眼睛也转了弯,每从他的身边经过,我就像自己的身上生了针刺一样:他斜视着你,他那高傲的眼光从鼻梁经过嘴角而往下流着。

  所以每每在大雪中的黄昏里,围着暖炉,围着祖父,听着祖父读诗篇,看着祖父读着诗篇时微红的嘴唇。

  父亲打了我的时候,我就在祖父的房里,一直面向着窗子,从黄昏到深夜——窗外的白雪,好像白棉一样地飘着;而暖炉上水壶的盖子,则像伴奏的乐器似的振动着。

  祖父时时把多纹的两手放在我的肩上,而后又放在我的头上,我的耳边便响着这样的声音:

  “快快长吧!长大就好了。”

  二十岁那年,我就逃出了父亲的家庭。直到现在还是过着流浪的生活。

  “长大”是“长大”了,而没有“好”。

  可是从祖父那里,知道了人生除掉了冰冷和憎恶而外,还有温暖和爱。

所以我就向这“温暖”和“爱”的方面,怀着永久的憧憬和追求。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上一篇:门   下一篇:意外赏金   
文明上网,请登录发贴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站立场。

分享一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