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用之用

2013-8-30 15:02| 查看: 900| 评论: 0

摘要:   做父母的都盼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,要么成为万人敬畏的人伦领袖,要么成为众星捧月的文体明星,要么成为叫人称羡的科学泰斗。对儿女的期望过高往往带来的失望越大,一旦发现子女并不是神童,就失望地指责他们无 ...

  做父母的都盼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,要么成为万人敬畏的人伦领袖,要么成为众星捧月的文体明星,要么成为叫人称羡的科学泰斗。对儿女的期望过高往往带来的失望越大,一旦发现子女并不是神童,就失望地指责他们无用。他们看起来非常爱自己的孩子,但这种爱又以功利目的为前提,如果孩子不能给自己带来荣耀就冷淡他们。这说穿了,不是爱孩子而是爱自己。再说,他们把有用也理解得太狭隘了,能带来世俗的名利,就有用;否则,就无用。于是,歧视残疾人和弱智儿童的事不断发生,献给那些“神童”的是甜蜜的笑容,留给那些“差等生”的则是冰一样的冷脸。

  古代有一个名叫疏的畸形人,他的头缩进了肚脐底下,两个肩膀耸过了头顶,颈后的发髻朝向天,五脏的脉管突出了背脊,两条大腿和胸旁的肋骨几乎是平行的。他这样的人要是生在今天就可能成为弃儿,别说能获得爹妈的爱怜了,把他视为多余的肉瘤算是便宜了他。总之,他的“无用”就像他的畸形一样,一目了然。

  然而,他替人家缝衣服便足以养活自己,替人家卜卦算命足以养活十几口人。有一年政府大量的征兵打仗,许多身手矫健的青年被送到前线当了炮灰,疏却在征兵场大摇大摆地闲逛,谁也不来找他的麻烦。国家派人去远方做苦役,他的名字一次也没列上去,政府每年发放救济财物时,大家都忘不了他。他不光因为残疾保全了自己的身体,最后还真的发家致富了,比那些手脚长得是地方的人活得还潇洒。

  奥地利现代心理学家阿德勒,他的身体有先天性的残疾,为此他的青少年时代一直为自卑所困扰。后来他从自卑中崛起,创立了一种研究自卑的个体心理学,写出了《器官低劣研究》《超越自我》《理解人性》等心理学名著,成为具有世界影响的精神病学家。他不仅使我们得以理解残疾人的内心世界,也使我们加深了对人类自身的认识。

    假如阿德勒没有残疾,他也许不可能创立自卑心理学,谁能说“无用”不会变为“大用”呢?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文明上网,请登录发贴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站立场。

分享一下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