淝水之战

2013-7-22 09:33| 查看: 921| 评论: 0

摘要:   公元370年,前秦苻坚统一了北方,只有南方的东晋与它对峙。公元383年夏,苻坚不顾群臣的反对,决意攻晋。他颁布诏令,进行全国动员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征集了百万大军。这一年八月,前秦大军浩浩荡荡南下,共计 ...
  公元370年,前秦苻坚统一了北方,只有南方的东晋与它对峙。公元383年夏,苻坚不顾群臣的反对,决意攻晋。他颁布诏令,进行全国动员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征集了百万大军。这一年八月,前秦大军浩浩荡荡南下,共计步兵60万、骑兵27万,前后连绵千里,向东晋边境逼近。东晋形势十分危急。
  当此之时,东晋朝廷命谢石为征讨大都督,谢玄为前锋都督,领兵8万抗击前秦军。敌军87万,东晋军仅8万人,兵力悬殊,要想取胜必须施展计谋。谢玄知道叔叔谢安很有韬略,临行前便去请教锦囊妙计。哪知进了相府,谢安只说了句“退敌之事已有安排”,便不再说下去。谢玄不好再问,只好告辞。他越想心里越不踏实,便托老朋友张玄到谢安那里探问底细。
  谢安见了张玄,硬拉他到郊外与亲朋好友欢聚。路途上,他与张玄谈天说地,论古道今,时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当时,京城里人心惶惶,路人见谢安的神情这样自如,顿时将恐慌之心消去。相父出游的消息很快传开,京都的秩序迅速得以安定。
  当天夜里,谢安把将帅们全部召来,详细进行军事部署,将帅们见他如此镇定,布置得如此周密,一个个精神振奋,增强了必胜的信心。
  龙骧将军胡彬的任务是率领5000水军火速增援寿阳,受命后他立即领兵前往。到了硖石(今安徽凤台西南),闻报寿阳已经失陷。胡彬当机立断,下令驻守硖石这一要地。
  前秦将领苻融一面指挥军队围困硖石,一面派部将梁成率领5万人马猛攻洛涧(今安徽怀远东南),准备切断胡彬水军的退路。洛涧失陷后,胡彬的水军成了孤军,他几次领兵突围都没有成功,只好退回营寨固守。
  过了几天,粮官向胡彬报告:粮食只能维持几天了,情况十分危急!胡彬派人送信给谢石,说是军粮将尽,敌人攻势又猛,难以突出重围与大军会合,望火速派兵前来援救。不料信使在途中被前秦军捕获,信件落到苻融手中。苻融看了信十分高兴,认为硖石的晋军成了瓮中之鳖。他立即写信给苻坚,请求火速派兵前来,将硖石的晋军一举歼灭。
  苻坚看了来信,满心欢喜,他想兵不血刃地拿下江东。他派朱序为使者,到谢石那里去劝降。朱序原是东晋将领,镇守襄阳时曾坚决抵抗前秦军,后来兵败被俘,在前秦为官。他时时不忘东晋朝廷,伺机为故国效力。
  朱序见了谢家叔侄,不仅没有劝降,反将前秦军的虚实告诉他们,并且献计道:“眼下秦军多在行军途中,还没有到达前线,应当立刻出击,挫伤秦军的锐气。”谢家叔侄经过再三讨论,仔细考虑了利弊,决定立即采取行动。朱序也返回前秦军,寻找机会帮助晋军。
  猛将刘牢之接受了攻击敌人的任务,率领5000名久经沙场的精兵迅速向洛涧插去。驻扎在洛涧的前秦将领梁成,因距晋军营寨不远,时时戒备,密切注视晋军动向。后来听说朱序前去劝降,渐渐放松了警惕。
  半夜时分,刘牢之领兵杀进敌营,见人就砍,把前秦军的营寨搅得天翻地覆。梁成见势不妙,聚集败逃的前秦军准备组织反击。刘牢之哪肯让前秦军摆好队形,拍马向梁成冲去。梁成与刘牢之战在一处,分不开身,看着部下四下溃散,心里发慌,一个分神,被刘牢之劈下马去。
  刘牢之全歼驻守在洛涧的5万前秦军之后,又去援救被围困在硖石的胡彬。胡彬听到外围杀声震天,知道援军已到,立即领兵冲下山,向声音响起的方向杀去。晋军里外夹攻,把前秦军杀得大败而退。
  苻坚闻得洛涧秦军被歼,硖石秦军兵败,顿时目瞪口呆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。他立即命令苻融抢占淝水东岸堵住晋军,不让晋军攻过河来。苻融告诉他已派张蚝领兵前往,他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。
  天刚渐黑,又传来败讯:张蚝领兵刚渡过淝水,晋军便已赶到,晋军一阵猛冲,秦军败下阵来。秦军现已渡过淝水,回到西岸安营扎寨。苻坚闻讯又是一惊,长叹一声道:“晋军英勇善战,不可等闲视之。”
  第二天一早,苻坚带着苻融和众将登上寿阳城头,仔细察看敌情。只见晋军布阵严整,一望便知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;再看看东北方向的八公山,隐隐约约似乎有埋伏着的晋军在晃动。苻坚大惊道:“山上有这么多伏军,怎么说晋军人少呢?”实际上,八公山上没有晋军,只是他心里发虚,误将山上摇动的草木当成伏军。
  秦军络绎不绝地来到寿阳,局势对晋军越来越不利。谢石、谢玄等人几经商量,想出一个激将法引苻坚上钩。
  谢石派军使给苻坚送去一封信,信中写道:“将军率领百万大军前来,本意是想灭我晋室,现在却龟缩在淝水以西,哪像是打仗的样子!如果将军真想与我军交战,请略略后撤腾出一块地方作战场,让我军渡过淝水一决胜负,这才是一件快事!”
  苻坚、苻融看了来信十分气恼,苻坚把桌子一拍说:“答应晋军的要求!兵法上说‘半渡而击之’,等到晋军刚刚渡河立足未稳,我军立即冲上去,杀他个落花流水!”苻融听了连连点头,认为此计大妙。苻坚派人告诉军使:届时秦军后撤,双方决出胜负。
  决战的那一天,苻坚全身披挂骑在马上,准备指挥大军略略后撤。不一会儿,苻融飞马前来,报告一切准备就绪。苻坚一声令下,大军立即向后退。
  谢玄骑马立于东岸阵前,看到秦军后撤,命令先锋部队开始渡河。刘牢之率领一万骑兵,冲向浅水滩强行渡河;胡彬率领一万水军乘坐船只,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对岸驶去。
  苻坚命张蚝领兵抵挡刘牢之的骑兵,张蚝是刘牢之的手下败将,未战先怯,抵挡不住刘牢之的铁骑;前秦的水军是由步兵改编而成,更不是胡彬水军的对手。没过多久,晋军的两万人马就渡过了淝水,抢占了滩头阵地。谢玄见先头部队渡河成功,催动大军迅速渡过淝水。
  苻坚见晋军已全部渡河,未能“半渡而击之”,有些慌乱,连忙命令大军掉过头来厮杀。朱序见为故国效力的时机已到,在阵后高喊:“秦军败了,快逃命啊!”后面的士卒不知前面的情况,见前面的官兵往后撤,以为真的被打败了,也跟着乱喊,拔起脚来向后逃命。
  苻融急得将剑乱舞,企图拦住后退的士兵,冷不防冲来一群乱兵,把苻融的战马冲倒。他正想挣扎着爬起来,晋军已经赶到,你砍一刀我戳一枪,顿时将苻融杀死。
  前秦军失去了控制,溃败的局面再也无法挽回。苻坚也被卷入退兵的洪流,只得随着大军逃命。前秦军的千军万马互相践踏,死伤无数。
  苻坚在逃跑中,被追赶的晋军一箭射中肩头,他一个摇晃,险些跌下马去。他顾不得疼痛,催马狂奔,一直逃到淮北才停下来歇口气。
  仓皇逃命的前秦官兵个个心惊胆战。他们不敢从大路走,专拣杂草丛生的小路逃。夜间,听到风的呼啸声和鹤鸣声,都以为是晋军的追杀声。他们饿了就胡乱找点东西吃,累了就睡在田野里,当时正是冬季,冻死、饿死了许多官兵。
  由于晋军同仇敌忾,将领指挥得当,终于击败了十倍于自己的前秦军队。
  苻坚率领残兵败将逃回关中后,部将慕容垂等纷纷反叛。苻坚被姚苌所杀,前秦随之瓦解。以后,北方先后建立了西秦、后凉、南凉、北凉、后燕、西凉等国,北方又陷入了分裂割据的混乱局面。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文明上网,请登录发贴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站立场。

返回顶部